当前位置:主页 > www.66msc.com >

文章标题:中国是否拥有远超于其经济发展水平的社会治安水平?为什么?

发布时间: 2016-04-24
治安好可能是个人感觉问题,短期看中国目前应该是治安最好得时候,放在一个相对长的时期我国治安并不怎么好。

有朋友问我数据,今天查了下年鉴(花了26,泪),大概情况跟我的感觉是一致的。我国总体形势是刑事案件总量递增,恶性案件大幅下降,公安部统计杀人、抢劫、强奸、伤害四类暴力犯罪总量在2001年达到峰值,此后逐年下降,尤其是抢劫案,年降幅最高达到24%。诈骗案增速迅猛,财产诈骗和盗窃自2008年开始呈明显上扬趋势。

问题问的是治安,我想多数人对于轻微犯罪容忍度是很高的,安全感不就是恶性案件少吗?电话诈骗传销小偷小摸,大多数人并不觉得不安全。中国的小偷除了X林的,基本没那么嚣张,也就没有什么不安全感。有些朋友说自小到大没遇到过我说的情况,也是跟年鉴统计是一致的,我国18个省市区,在全国刑事案件总量上升时,本地区刑事案件虽然有上下波动,但是总体是下降的。有15个省市区自01年以来是一直呈下降趋势的。那么,有一些省区总体治安一直不错,必然有某些省份刑事案件有大幅上升,这些省份一定发生了什么。

另外提一句,我看了下本题下的答案,基本都符合年鉴的统计情况,马前卒的回答是错的,我国犯罪率并不低,而是恶性犯罪率低。他引用的图也证明了这一点,一张是谋杀率,一张是犯罪率与安全指数图,如果抛开安全指数,只单纯统计犯罪率,可能我们就没这么低了。因为顺手查了一下就业统计,其实我国吸纳就业最多的是服务业和农村就业,而不是工业。因此我判断吸纳青壮年人口,降低恶性犯罪率的最主要因素一是农村有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也和我个人经验是一致的。07年左右农村萧条到什么程度了,以至于有多个悲叹乡村的文章流传。农民收入增加和大病福利的覆盖提升了农民幸福指数。二是服务业蓬勃兴起,大量的依附于传统工业部门和新兴互联网的服务业吸纳了大量人口。我个人感觉还有第三个原因,合法自由流动放开,也使得城市新进底层人口获得了比前20年更多的发展机会和更大的发展空间,铤而走险的情况自然也就减少了。东三省的大下岗倒是印证了马前卒的观点,但是恰恰是因为东三省工业过于集中,尤其是国有大型工业,服务业等三产微不足道,无法吸纳主要劳动力,致使国企大规模下岗变成恶性的硬着陆,没有缓冲直接撞地上了,社会结构直接崩溃。督公太能绕,差点被他说服了。

  在我人生经历中至少经历了四次治安严重恶化的时期。80年代中期,我老家所在区域,老百姓几乎不敢独自出门,大白天街上就有敢持刀抢劫的。我那时候小,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我姨夫到我家吃饭,快到我家门口时被两个人堵住了,这俩人要他的自行车,他就大声喊我爸,我爸出来一看不对劲,把家属院邻居叔叔大爷们都叫出来,那俩人才悻悻的走了。后来严打,我们当地一卡车一卡车的拉到体育场公审公判,我一个远房表哥跟女友谈对象不成,被告强奸,蹲了12年监狱。严打后治安为之一靖。

  第二次应该是90年代中期,我记得到处是车匪路霸,我上初中有一年暑假去省会,坐公汽一路被劫了四次,亲身经历。后来出了英雄徐洪刚勇斗歹徒。当时长途车上还经常有卖秘鲁钱币的,基本没有上当的,卖钱币的人都是持刀强卖。

  第三次,就记得98不得了,当时我上高中,我很多同学都去混黑社会,我发小后来在地区级黑帮混战中丢了三根手指头。在城市边缘常有械斗,2000年我们当地一家加油站被炸。01年国家开展打击黑社会专项行动,我们当地风云人物跑路的跑路,被抓的被抓,当时中央还要严打黑社会保护伞,我们当地黑社会都是省里武警直接下来抓人,根本就不通知当地,之前抓捕多次有内部人员通风报信。我们整个省北西南部黑社会全面瘫痪。

  在国家专项打击前,晚上晚自习一度女生是可以不上的,强奸抢劫,当街斗殴每星期都有,人心惶惶,再加上下岗潮,挺乱的。当街斗殴我印象是最深刻的,这类斗殴根本不像现在俩人在街上打架那么简单。有一次我去吃早饭,在我家外二条街,来了一大帮人,手里都拿着砍刀棍棒,隔了一会从街口来了另一帮人,跟电影里演的似的。就感觉街上行人纷纷抱头鼠窜,街面上的商店还是那种上门板的,能上门板的咔咔往门框上装门板,来不及装门板的也跟着鼠窜了,我正好被夹在了两帮人中间,没办法只好爬墙。我们当地门面房都不高,我平时爬房找我家猫,几乎一扒墙就能翻上去,但是那次我就感觉怎么也翻不上去,用不上力气,干蹬腿,后来我看到我同学在斗殴人群里,他闪身把我让在了过去,我撒腿就往家跑。后来听说是两个地市间黑帮斗殴,当时风行的不是捅死对方,而是剁大拇指,如果在我们当地看到缺大拇指的要小心,可能当年混过黑帮的。后来我去东北上学,隔一段时间就会看到新闻里恶性杀人事件,我学校所在市一年至少出了10多起劫杀出租车司机的案件。

  05年我嫂子的弟弟去广州找工作,我当时正广州附近一个小城外派俩月,嫂子给我打电话,说她弟弟刚到广州就被人抢了,连行李带钱包抢得丁点不剩,报警也没人管,在当地要了一周饭,我到广州后才把他捡回家。05年前后广州地区有多乱估计当地的朋友都清楚,飞车党泛滥,摩托车跟蝗虫似的。女同事们都说出门不要露出项链戒指,不要挎好包。经常听说有被飞车党砍伤或砍断手臂手指的。我记得大概那段时间最高院专门对飞车持械抢夺作出了从重从快处罚的意见,具体记不清了。

  在北京,2006年前吧,朝阳区高碑店一带,晚上不敢出门,后来被北京警方多日专项打黑端掉了。北京那次比较短暂,可能就一个多学期时间,据说是当地的团伙管理,外地来的偷、抢都要拜码头,也是第一次听说佛爷这类说法,上一次听说是看冯导的《老炮》。在北京我没遇到过抢劫,我同学被抢过,在四惠东那块,被抢了一部诺基亚和一个朝华还是朝阳的MP3,回来以后他哆嗦了很久,然后我们报警,打黑后派出所还找他去作证,周围人都互相警告晚上轻易别出门,我们住的地方外面萧条了好一阵子。小偷就不用说了,除了三环,佛爷都是一拨一拨的,我认识的在京朋友同学就没有没被偷过的,有个同学住北面,他说他住的小区治安超好,从来没有过小偷,说这话没几天,他们小区就让人翻了底,他丢多少东西我也没问,所以从来没丢过钱,从来没被偷过这种话千万别瞎说。

  再后来某族小偷泛滥都不算事,在我们学校附近你敢见义勇为肯定是要被围殴的,还没有警察敢管。

  目前治安情况确实好,可能经济状况息息相关。2000年左右,在我们当地,你手里攥个10块的钞票就有人敢劫你,现在你捏着百元大钞也没人多看一眼。我刚上大学那会,劫出租车的特别多,现在偷车的都不多了。治安情况好,我觉得是阶段性的,经济下行后情况如何还不好说,不过估计恶性案件不会再回到80年代水平了。就像评论里兄弟说的,打打杀杀已经不行了。前年我们办一个农地项目,开发商与当地村委发生纠纷,请了一堆当地小混混,都抄着手,只管站台,动手要加钱不说,还要提前签合同,雇主包赔损失,还要负担坐牢期间费用,真让我开眼界了。其中一个小哥跟我说,我动手了,打个轻伤就得进去,我儿子谁管?我爹谁管?都乡里乡亲,打坏了以后不好见人了。我还跟我们头儿感慨,现在法治精神确实普及了,黑社会都有法律顾问了,还跟几个同事热火朝天的讨论这类合同属于无效合同,如果发生纠纷,立案可能性诉讼胜率有多大。我个人感觉黑社会犯罪在向隐形化、制度化发展,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拿这个问题给我老婆看,她说治安好不好得有对比啊,你又没带我出过国,我哪知道好不好。我竟无言以对。其实钱我都偷偷存好了呢,没时间去。

  再问她当年的事情,她能回忆的都是什么不用上晚自习,可以好多同学一起上下学,多美好,我同学在北京被劫那次,她也只记得俩男的当时有多怂,对我同学心里受到的创伤完全没概念。她丢了东西或被人扒了包,第一反应是有理由跟老公要个新的了。。。看来对外界的感知每个人是完全不一样,不仅仅是年龄和地域问题,最关键是你心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