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82.com
位置:www.2682.com > 网游竞技 > 问道章 > 第二十八章 饕餮(求收藏、推荐!)

第二十八章 饕餮(求收藏、推荐!)

    叶州,遥城。

    纵然过年,大战也未曾平息。

    秦飞鱼穿着一身由上千鳞片组成的鳞甲,巡视城防,默默寻思:“将军用兵如神,城池滴水不漏,还能偶尔出城袭击,获得斩首,提升士气……到了如今,贺宗军心不稳,进退两难,破敌便在眼前!”

    此时的他,赫然已经升任指挥使,正八品御武校尉,统领五百人。

    不得不说,军营训练,血战锤打,总算是将他给历练出来了。

    “大战在即啊,怕不怕?”

    秦飞鱼站在城头,问着自己的亲兵。

    这亲兵嘴唇上绒毛未去,十分年轻,长得虎头虎脑,有些乳臭未干的味道,此时却是昂扬回答:“不怕!敌如朽木,正是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

    “薛真,你很不错!”秦飞鱼哈哈大笑。

    这个亲兵是新进提拔起来的,据说还与将军帐下新来的幕僚计施有些关系,善使一杆长枪,武艺精熟,他很是喜欢。

    按制,指挥使便可有亲兵一什,也就是十人,其中大半都是提拔锦鲤帮送来的精锐,忠心绝无问题,还有几个,便以这薛真为首。

    特别是这薛真,听闻祖上也出过校尉,有着传承,或许还善于用兵?要不要给个机会?

    正沉吟间,一传令兵到来,啪得跪下:“指挥使大人,将军召集议事!”

    “好!我这就去!”

    秦飞鱼不敢怠慢,赶到城中议事厅。

    这里原本是衙门所在,后来被陈策征用,甲士环绕,更加威严肃杀。

    “拜见将军!”

    秦飞鱼与其它指挥使站在一起,单膝跪地。

    “传令下去,全军整备,饱餐一顿,明日我们出城破敌!”

    陈策虎踞主位,双手按膝,有大将之气,此时喝令着。

    “喏!”

    军令如山,所有校尉都是凛然从命。

    “哈哈……”见此,陈策不由大笑:“贺宗老儿,宛若冢中枯骨也!大军士气早泄,他以为我在等待援兵?不!我偏要杀他个出其不意!”

    “将军英明!”

    计施一身青衫,与其它幕僚谋士站在一边,暗暗心里算计:“贺宗叛乱,东陈却没有立即响应,这是天时!我方依城而守,重挫敌锋,这是地利!将士用命,援军将至,士气大振,此乃人和!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手,此次有胜无败!”

    “最关键还是这陈策,气度沉凝,有着大将之器,虽然出身低了点,但妻族却是黄大将军一系,有着兵家真传……前都督夏无鸠虽不能说草包,但遇上贺宗那种血战杀出来的悍将,就要不敌,换上陈策却可压制,唉……兵家!兵家!”

    ……

    夜间。

    秦飞鱼正要安歇,忽然就有一陈策亲兵到来:“奉将军令:吾出城破敌,你等策应!”

    “什么?原来将军要亲自夜袭?”

    兵者,诡道也,夜袭之事本来就七分看天命,再说之前也偷过几次营,贺宗是打老了仗的,营盘扎得极为坚实,斩获不多,但怎么也想不到,陈策竟然敢瞒天过海,亲自率众偷营!

    秦飞鱼连忙来到城墙,只见城门打开,一支百余人的铁骑冲出。

    这一支骑兵精悍异常,坐下黑色高头大马,身穿玄黑铁甲,奔行之中,就宛若一堵移动的黑色城墙,秦飞鱼一望便心神动摇。

    而陈策一马当先,穿着一身奇异的铠甲。

    这铠甲通体漆黑,头盔上两道长长的暗红色盔缨似血染就,内甲、外甲、下摆、护膝、护腕、鎏金铁靴皆狰狞苍茫,带着古韵,胸前则是一个咆哮的兽头,张开血盆大口,吐露红光。

    在陈策坐下,则是那匹黑魇马。

    此马传闻乃是一头被驯服的妖物,头顶有着两个小角凸起,马嘴中牙齿锋利,每一餐要吃肉二十斤,烈酒两坛,性情暴虐,力大无穷。

    “饕餮营!随我冲锋!”

    骑兵原本慢慢前行,后来渐渐加速,到了贺宗大营之前,陈策手持方天画戟,一声高呼。

    “饕餮!”

    “饕餮!”

    一百骑兵纵声疾呼,身上似染了一层红光。

    这红光以陈策为箭头,猛地冲入贺宗营中,竟然是势如破竹!

    城墙之上,秦飞鱼看得目瞪口呆:“这是……鬼神之力么?”

    “此乃陈策将军之妻祖传的饕餮神甲!”

    旁边,一个叹息声响起,赫然是计施。

    “计先生!”

    秦飞鱼连忙见礼,计施却是视若不见,直勾勾地盯着敌营:“饕餮神甲当初铸造之时融入一丝上古凶兽饕餮的精血,从此便有神异,神甲坚固无比,方天画戟破军杀将,无坚不摧,两样合一,如虎添翼,每杀敌人,能抽取地方精气血肉,化为己方防护……乃是兵家至宝!”

    “只是此甲虽利,却也沾惹一丝凶性不祥,主衰亡破败……当年黄大将军穿此甲扫荡群雄,封国公,官拜冠军大都督,却晚景凄凉,被杀头抄家,便是此故了!”

    “真是好些年,没有见到这饕餮精兵,与饕餮战法了……”

    秦飞鱼似懂非懂,望着敌营,只见一支红光宛若蛟龙,纵横来去,势不可挡。

    陈策挥舞方天画戟,戟头有着一个孔洞,宛若凶兽之眼,每次杀人,都汲取血光,蔓延陈策全身,辐射后方饕餮精骑。

    得此之利,这一支骑兵更是如有神助,连连杀穿敌营。

    “杀!”

    这时,敌人中军中响起战鼓,赫然有一支精兵扑来,连饕餮营的红光都是被阻了一阻。

    “贺宗一方节度,也修习兵家法门,练了一支五百人的黑羽精兵,这是最后的本钱,但大势已去,如之奈何?”

    计施毫不担心,又是一叹。

    秦飞鱼见着这一幕,心里也是无比震动:‘大哥跟我说过,我修道资质太差,只能练武,以武入道,走兵家路子……武功修炼到极限,要突破便必须从军,投得一支百胜大军当中,取其凌冽阳刚之兵气灌体,配以符咒、秘药晋升!这是兵家第一重境界!而第二重境界,便要掌大权、练精兵,取精兵之气修炼!其后似乎还有撒豆成兵、草木皆兵的神通,甚至生出龙虎大力,刀枪不入,万人莫敌!我原本不信,但……’

    此时亲眼见到,却是不得不信。

    “历来夺取天下,靠的就是兵家之力,虽然道门也效法,练得道兵道将,但终归不是正统,没有那种堂皇杀伐之气!你看……黑羽精兵不敌饕餮精骑,敌营大乱,该你们出击了!”计施一指。

    战场之上,五百精兵被杀,一百饕餮营闹得天翻地覆,混乱便不可遏制地蔓延至中军。

    纵然贺宗弹压再是得力,此时三军齐惊,也爆发了营啸。

    军中严酷肃杀,久而久之精神压力必大,若士卒不得宣泄,负面情绪积压,一旦引爆,就歇斯底里,乱砍乱杀,不论敌我,奔走呼号,直如疯子。

    遇到这种情况,哪怕古今名将一起复生,也是无济于事。

    “杀!快杀!”

    秦飞鱼如梦初醒,立即下去点兵,汇合城内四千兵卒一齐扑出,冲击贺宗大营。

    贺宗大营本就营啸,此时再被一冲,顿时无力回天,兵卒纷纷被杀,有的直接跪地投降。

    ……

    “贼子!”

    贺宗拔剑在手,连杀几个逃兵,不由指天大骂:“东陈欺我,迟不出兵,这是天要灭我,非战之罪!”

    “大人,快逃吧!”

    黑羽精兵损失惨重,只有几个骑兵还在周围护卫,立即劝着:“速速上马出营!”

    “哈哈……”

    贺宗此时,却是大笑:“东陈要害我,庆国也要杀我,这天下之大,哪还有我贺宗立身之地?我大好头颅在此,哪个来拿?”

    他武艺精熟,此时翻身上马,有若黑龙出野,三尺剑锋之上寒光凛凛。

    一个饕餮精骑冲锋过来,被他长剑一架,剑身上光华灼灼,破去血光,又是一挑。

    那精骑捂着喉咙,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

    “杀!”

    陈策见此,立即策马而来,胯下妖马如同一阵黑风。

    呲啦!

    方天画戟以雷霆万钧之势落下,长剑悲鸣一声,骤然而断。

    贺宗人马齐翻,狼狈不堪地打了个滚。

    陈策毫不留情,画戟一挑,贺宗的头颅就飞了起来,半空中仍呼喊:“痛快!真是痛快!”

    落在地上,方才气绝!

    “贺宗已死,你等还要负隅顽抗么?”

    陈策立马,背后的精骑一齐大喊,声震三军。

    不少外围还死命抵抗的心腹到了此时,都是胸无斗志,面色苍白跪下:“我们降了!”

    倒是贺宗残存亲兵,此时不言不语,一个个横剑自刎,血流一地。

    “一将功成万骨枯!”

    望着这惨烈的沙场,陈策心里却没有多少欣喜,反而沉甸甸的。

    “饕餮凶甲,现世不祥!我以此破贺宗,日后必有反噬……但大丈夫扬名立万,光耀门楣,封妻荫子,纵马革裹尸,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一念至此,胸中块垒尽去,不由又是大笑。

www.2682.com:”  工作人员一一打开这些文件夹,发现里面全是学生的个人信息。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